芙烈亚——做要好的女神

图片 5

这次的许茹芸,不是我熟悉的许茹芸。其实,她早不是我熟悉的许茹芸。

原标题:许茹芸化身北欧女神,《芙烈亚》开启新纪元

图片 1

《讨好》《泪海》《如果云知道》《我依然爱你》《你是最爱》《真爱无敌》,以为她会一路唱着苦情歌,一直芭乐下去。忽然冒出《难得好天气》,缠绵悱恻里的春光乍泄,让人惊讶也让人不甚习惯。其后,看得出她努力平衡着大众市场与自身喜好之间的天平。这一头加一点,那一头减一些,慢慢的,大众市场越来越少,自身喜好越来越突出。

图片 2

许茹芸

其实早该看穿的。她的第一张专辑《讨好》就不是很讨巧,其后每张专辑,或多或少有她自己写的歌,除去《忽然想爱你》、《寄信人》等,大分部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苦涩情歌,里面总有些转折,不肯往绝路上去,不绝对的悲伤,而是藏了些狡黠。

华语乐坛是向来不缺少“失踪人口”的,大多数除了偶有综艺邀约和曝光外,他们似乎都在乐坛蒸发似的,让歌迷和听众都焦急不已,生怕失掉了听歌的机会。

在北欧神话中,芙烈雅不仅是一位主掌美与丰饶的女神,也是一位勇于追求所爱的战神。2018年,这位远古女神的形象与精髓,终于借由一位女歌手得以传神表达——她便是许茹芸。

顺理成章的,有了非常奇特的翻唱专辑《你听见了(我)吗》和独立发行的《奇迹》。大概很多人还会想在这里面找《泪海》和《独角戏》的影子,甚至于以为看到了这些歌的影子,其实已经天差地别。哭天抢地与默不作声,疾风暴雨与云淡风轻。

不过,有的是真沉寂,隐退如陈淑桦,外界千呼万唤不出来;有的是假失踪,离开是为了更好的回来。后者因为种种原因暂别与修养,时间与精力放更多在音乐的路上的自我探寻上,直到关键时刻才放出一个“超级大招”。

暌违四年后,许茹芸终于在今年9月推出了新专辑《绽放的绽放的绽放》。在主打歌《芙烈亚》中,她“任性”地将“雅”改写“亚”,“因为‘芙’已经很美了,”许茹芸双手交叠着,倚靠在单人沙发里,自在地对新京报记者聊起新作品,“‘
烈’就代表着刚,‘亚’比较中性,我觉得这样的组合才是我在这首歌中想要传达的气息。”

可能这才是真正的许茹芸。现在流行人设,许茹芸一直温温柔柔,讲话都轻声细语,综艺节目里的开朗大笑里也常有女性的碗软温润气质。许茹芸并不需要人设,她原本就是如此。不参与过多是非,不搅合过多绯闻,做着自己的音乐。

许茹芸就是这样的歌手,用短暂告别争取重归后的涅槃重生。

许茹芸当然是柔软的。《如果云知道》《独角戏》《好听》……在一首首经典歌曲中,这位“芸式唱腔”的掌门人早已把细腻绵长的情意,与温润婉约的气质发挥到了极致。在音乐之外,她也永远保持着优雅、温和——采访前,当许茹芸走入公司会议室,卸下围巾后,第一时间关心起记者是否吃了午饭。当采访结束,离开公司之际,她又与所有坐在工位上的、无论是熟悉的还是陌生的工作人员一一道别。出道二十多年来,“耍大牌”这三个字从来与她无关。

在2014年《奇迹》专辑后,许茹芸出现在一些综艺节目中,歌迷们则还在等着她的新歌。终于等来了她的《芙烈亚》。曲目一出,就无可奈何被人拿来比较,港台歌手已有不少人拿北欧女神名字做概念,《芙烈亚》难免落入窠臼,显得没有新意。乍一听,与之前专辑岁月静安浅唱低吟的路子相反,大开大合气势磅礴,破有惊天地泣鬼神的史诗感。细细听,才发觉里面女性温柔背后的坚韧,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多听才发现,《芙烈亚》与许茹芸甚是契合。

7月24日,在重回暌违许久的乐坛后,许茹芸此番化身追求爱与勇气的北欧女神,推出新专首发单曲——《芙烈亚》

在柔软之外,许茹芸的内心也极其清醒且勇敢——她从来不是那个要求别人将自己捧在手心的“小公主”,反而是喜欢在日常生活中一身黑色打扮的酷女孩;她并没有一味沉溺在那些金曲带来的名和利之中,她反而有些苦恼;她敢爱敢恨,当遇到生命中的真命天子时,她会在与对方相识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就完成终身大事,结下一辈子的缘分。

许茹芸,太像一只温柔歌唱的小鸟,以至于太多人觉得她缺少个性或爆点,从来没有走过极端。其实,她有自己的坚持与态度,对音乐,一直负责,从未松懈。《芙烈亚》的意境与她个性一脉相承,刨去大气华丽的编曲配乐,本质与核心是千金不换的初心,是掌握自身命运的勇气与智慧。歌词里有一句“我本来不属于别人”,应是最真实写照,做自己的女神。

图片 3

“我好像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子哎,”许茹芸的音乐与人生,也许就如她这句带着笑意的言语一样,不参与过多是非,不搅和过多绯闻,没有什么尖锐的杂质,也没有什么极端的挣扎。不过,在柔美与舒适之下,隐藏着的是她从未松懈的态度,与从未改变的坚持。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游余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芙烈亚》与许茹芸的过往作品相比,是一首不太像她的歌。往大了说,创作者所搭建的歌曲世界观,是许茹芸从未涉猎过的范畴;往小了说,焕然一新的音乐风格亦或者在唱上的细节处理,许茹芸都有了很大的突破。

这一步,像极了《阿密特》时期的张惠妹,《盖亚》时期的林忆莲,鼓足勇气把自己的过往打翻,迅速找到未来的音乐方向,于音乐观与价值观上都是一次自我重塑的过程——从许茹芸到芙烈亚。

在她的记忆中,似乎从未真正拥有过“动辄想要离家出走”的叛逆青春。

她还是她,但她又不仅仅是她。芙烈亚只是许茹芸的一个分身,却极大程度反映了现阶段她的音乐性。

图片 4

更广阔、更丰富、更多元,兼具流行电子等多种音乐流派,进一步投射出许茹芸的音乐野心。

许茹芸

因此,你不会觉得《芙烈亚》是一首单纯的“芸氏情歌”,反而会同我一样选择去相信《芙烈亚》所能开拓的精神境界必将是长久的,也一点点地开启了许茹芸的音乐新纪元。

写下《芙烈亚》的台湾著名词人葛大为告诉新京报记者,就贴心程度而言,许茹芸在他心目中绝对称得上是数一数二的歌手。无论是台上还是台下,许茹芸总是微笑着,散发着真切的幸福感。也许,这源于从童年时代开始,“爱”在她的生命中就从未缺席。

图片 5

许茹芸本名许宏琇,身边亲近的朋友都喜欢称呼她为“琇琇”。“琇琇”曾多次提及自己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在她的记忆中,自己似乎从未真正拥有过“动辄想要离家出走”的叛逆青春。至于是否做过什么让父母很头疼的事儿?
答案也是——“好像还好”。

取材于北欧神话的《芙烈亚》,不仅是主掌美与丰饶的女神,也是一位勇于追求爱的战神,她传递着勇气与爱,书写着人性伟大和崇高的的光环,但也有自己的阴暗面。如同《我不是药神》里的湿婆神,阴暗于一体;芙烈亚也是光明与黑暗是并存的,大多数时候的希望面,都是建立在恐惧消失后。但最长久也是能够成为永恒的,也是爱、勇气与力量。

“因为我不喜欢看到爸爸妈妈难过,”许茹芸回忆起一件小事,那是在高中时代,她一度跟许多同学一样贪玩,“我记得刚进学校时,学长学姐都会带我们出去玩,当时我就觉得好好玩,结果有一天我跟学长学姐玩到太晚,过了12点,也忘了电话通知爸妈。然后我爸就很生气,他说‘你怎么可以都不打电话!’”许茹芸模仿着爸爸生气的嗓音,认真说道,“这是他第一次很生气,然后‘啪’用手打了我。”

这些,透过葛大为笔下的诠释,尤其是非常规情歌的描摹,“芙烈亚”成了一个栩栩如生的意象,纯粹自然,极富人性。而张念达、陈钧玮、潘嘉丽、Timo
Oiva等人在曲上的用心雕琢,又渲染了一种宏大的世界观,厚重张扬,飞横跋扈。词曲的高度统一构成了歌曲的初始画幅,东方歌手的婉约感与西方传说所传递的信念感成了一首歌坛路上富有转折性意味的金曲。再加上陈建骐画龙点睛的奇效,不但延续了之前的默契,还氤氲出许多奇特的效果:

虽然爸爸并没有用力下手,许茹芸也并没有真的觉得很痛,“但是我还是很难过,因为我觉得爸爸打我了,那是很严重的事情。而且对女儿来讲,看到他难过,我反而更难过,所以无论如何,下次我都会记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