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身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

图片 8

自己所认为的是文艺范儿
一遍遍咀嚼其中的各种味道
也因为这部片儿很喜欢程蝶衣 喜欢张国荣
认为他演的 至少这个角儿是无法超越的。
  
有的时候不是命运选择了你
是你选择了命运的道路
从小豆子到程蝶衣
我看了十几遍的感慨 突然要说 却不知道怎么写下去。
  
起初,小豆子是不愿意选择戏子的生涯
或许是因为母亲是妓女的关系
同是下九流
母亲选择送孩子去学唱戏
可是看似女童的小豆子根本就不是唱戏的料
为了让戏班祖师爷妥协 天寒地冻的那天
母亲切去了小豆子的一根小指
这也让小豆子的心里烙上对母亲仇恨和对命运仇恨
甚至是妓女这个职业仇恨的烙印
在没有温暖的世界里
小石头的关爱 让小豆子觉得他还没被这个世界抛弃
尽管挨打 尽管吃苦 尽管劈叉练习有多难
师兄在就好
直到小赖子叫小豆子逃跑出戏班子的时候
小豆子是犹豫的
可是只要身在戏班一天 他就得面临着挨打的生活
他就得面临着戏如人生的命运
  
  
当时,年幼的小豆子和小赖子看着舞台上耀眼的霸王别姬
不禁掉下眼泪
小赖子当时感慨着 这要挨多少打 才能成他们这样的名角儿
也许正是这样 小豆子和小赖子选择了两种不同的人生。
小豆子选择了这条戏如人生 把自己融入戏中 自己就是女娇娥
小赖子选择了这条人生如戏 吞了糖葫芦就如一台戏的时间而死去。
  
师父说,是个人就得看戏
这不看戏的就不是人 是畜生
唱戏得从一而终
差点因为那段“思凡” 我本是女娇娥 又不是男儿郎
小豆子就毁了这条戏路
永远深陷于这句话
因为小石头才走出这个瓶颈
可是也因为思凡
走到另一个瓶颈
小豆子就这么把男女的性别 生活和戏混淆了
对小石头产生异样的情愫 那句小赖子生前的话
“我就知道你离不开小石头”
是啊 这个世界 还有比师兄更重要的么。
  
  
  
数年后,小豆子如愿以偿的成为了名角儿
角色正是当年的虞姬 不,小豆子已经不是当年的小豆子
虞姬也不是当年和小赖子看到的舞台上的虞姬
现在的小豆子是程蝶衣
现在的虞姬是程蝶衣 名角儿程蝶衣 没人能超越的虞姬。
小石头也成了霸王 程蝶衣的霸王 虞姬里的霸王
他是段小楼。
  
  
戏如人生,
程蝶衣的全部就是段小楼
霸王是虞姬的爱 虞姬的命
那么,小楼就是蝶衣的爱 蝶衣的命 蝶衣的全部
这已经不是思凡里男儿郎和女娇娥的混淆
儿时的小豆子依然是知道自己是男子的
可是之后和小赖子看到舞台的虞姬
他已然把自己和虞姬合二为一
虞姬到头来就是死 陪着霸王死
程蝶衣就这么活在戏中,那么认真。
  
  
  
  
人生如戏,
段小楼爱上了同时下九流的妓女菊仙
并且成亲 伤了程蝶衣的心
他的一辈子就是为了虞姬这么个角色活着
是一辈子
他的霸王啊 就这么背弃了这个角色
只是他还一直坚守虞姬这个角色。
  
最后,重新和小楼唱起戏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男儿郎的身份
就此自刎 和虞姬一样是一死
混淆了人生
他不知道如何活下去。
 

海啦啦文化”原创文章

作者:mingxi

在各类影视剧中,角色设置多为英雄、良人从一而终,反派最后改邪归正。

《霸王别姬》制作特辑-张国荣幕后花絮全纪录_腾讯视频

在电影《霸王别姬》中,也有这么两个角色,不过一个是从一而终的顺应时局,一个是由正入邪。

逝者如斯,

从一而终的角色,是英达所饰演的戏园老板,在清朝末期,跟随红人张公公,在程蝶衣、段小楼成角时捧这二人,在文革时期又站出来揭发二人。

不舍昼夜。

前后逆反的角色,是“农夫与蛇”故事中的小蛇——小四,从小被蝶衣捡起,后又跟着蝶衣学戏,程蝶衣、段小楼以及菊仙等人沦落到被批斗的局面,是因为小四选择了文革时期的“新社会”,背弃了这所有人。

温柔而不容抗拒的时间流中,

这样两个角色已经算是简单,影片《霸王别姬》的故事经历了多个历史时期,也刻画了人们多达45次的人性选择,所以整部电影显得极为复杂,多面,真实,又很丰富。

被我们记住的时间点,

虞姬之路

断续串联起来,

“虞姬”程蝶衣在小豆子阶段共经历了16次选择。

便是你我并不完整的一生。

《霸王别姬》里的第1次选择是由小豆子的娘作出的。小豆子的娘——一个妓女(蒋雯丽饰)在街头看到梨园行的戏,便决定让小豆子学戏,小豆子有六指,梨园行老板认为其不适合唱戏,但小豆子娘狠下心切了他一根手指。从此小豆子开始了他的戏班生活。

正如西游记中孙猴子说:

小豆子最开始做了3次选择才融入戏班氛围:其他孩子说他是窑子里的,并且把他娘留给他的衣服挑到了地上,他没有捡起衣服反而选择了烧掉,并且拒绝其他伙伴给予的帮助,直到小石头因为帮他被罚,他终于接纳了小石头,融入了这个集体。

天地本不全。

当打开了外面花花世界的大门,有小赖子成了角儿就天天想吃的冰糖葫芦,有满屏的风筝。苦于天天挨打挨罚的练戏生活,小赖子和小豆子选择了出逃小石头也选择了放他们走。但是,两人在外头看了角儿唱的《霸王别姬》之后都流下了眼泪,小豆子看上的是楚霸王,小赖子看上的是角儿的光环,小豆子选择了回戏班,而表面上活泼开朗的小赖子选择了死亡

人生也应不全之理。

这一次的出逃,使小豆子在戏曲上的境界又进了一步,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小赖子的死堵住了小豆子叛逃京戏的最后机会,他往后的一生无论成不成角儿只能尽于戏曲。正是由于这层层的逆境、一次又一次的选择,才有了后来的戏痴程蝶衣——人生和戏被打磨成了一体。

你我的人生,

在“男怕夜奔,女怕思凡”的重要问题上,《思凡》里的“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小豆子总共唱了7次,前面5次每次都是“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直到小石头用烟枪戳他嘴才唱出了那句“我本是女娇娥”。

不完整便是作为人的完整了。

紧接着被张公公宠幸,可以说,小豆子的身与心都受到了外界的强制性重塑。同时也开启了他的“虞姬”之路。

因为她,

如他师父所说,是他师哥小石头(段小楼)成全了他。从这一次的选择对小豆子整个人生造成的巨大影响,从他能把虞姬唱成、唱到第一可以知道,唱一句“我本是女娇娥”有多难。

1993年那个仲夏夜,

蝶衣最后一次告别小豆,是他坚持捡了那个男婴(小四)。师傅跟他说的“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命”不仅是对被丢弃的婴儿说的,也是对小豆子说的。后来我们知道,他捡起的生命不是希望,而是灭亡。

将永远闪耀在我的记忆中!

程蝶衣: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不疯魔不成活

图片 1

程蝶衣一直是比较坚定的“不疯魔不成活”,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要他选男选女,他生来只会选男,往后只知道唱女;要他选戏选苟且,他永远选戏;要他选霸王选其他,他永远选他的霸王。

1993年电影《霸王别姬》首映,二十几年过去了,她从未从人们的记忆中消褪半分。在戛纳的那个仲夏夜晚,她拿到了华语电影的第一个也是至今唯一一个的金棕榈奖!

清末,小楼要带蝶衣去花满楼时,蝶衣大发雷霆:只想和师哥唱一辈子戏;

陈凯歌自己在谈到这部电影的时候说她的主题是“背叛和迷恋”,电影以程蝶衣和段小楼一生的爱恨纠缠将时代、情感、人性等表现的淋漓尽致。已经不知道看过多少次这部电影,但每次总能看到新东西,而且越看越喜欢。

日本人进城那天,妓女菊仙前来投奔小楼,蝶衣直接炮轰二人是“黄天霸和妓女”,并且决定以后和小楼分开唱戏;

只是电影前四十分钟小豆子(程蝶衣)完成对自我性别认知转变的这几场戏便已精彩极了。

小楼得罪日本人被抓,蝶衣第一时间救他,去给日本人唱戏;

图片 2

民国时期,蝶衣以汉奸罪被抓,不说是被日本人逼着唱戏,说的是日本人懂戏,关注的是京戏的传播;

小豆子一出境,身段和眉宇之间便极具女性的阴柔之美,导演更是以剁掉多余的六指儿这样的情节来象征小豆子的被“阉割”。而另一个主角小石头,则带着十分强烈的男性气息出现在小豆子面前。一阴一阳,初现端倪。

文革时期,小四得力于红卫兵,抢了虞姬的角,小楼没有向局势低头,要和蝶衣一起罢唱,不料蝶衣却反常地没有任性,让小楼去唱;

图片 3

蝶衣被红卫兵抓住,没有攻击小楼,而是用最毒的话揭发菊仙;

之后小石头受罚跪在冰天雪地里,回到屋后,小豆子脱掉小石头的衣服,用身体为小石头回暖,两人趴在一块睡着了,暗示意义不言而喻。

到了近代,蝶衣和小楼一起排练《霸王别姬》,蝶衣拔剑自刎。

图片 4

段小楼:人生是人生,戏是戏

为了表现小豆子性别认知转变的过程,导演很巧妙地通过一出戏将其象征性的表现出来。

对于段小楼而言,蝶衣是戏,而菊仙则代表着真实的人生,有时候他的天平偏向蝶衣(戏),更多时候偏向菊仙,还有的时候偏向他自己,他知局势,并且每一轮势力洗牌的开始都能做到不低头,但后来都屈服了。

梨园行里有句老话儿,叫“男怕夜奔,女怕思凡”,《夜奔》讲的是林冲夜奔的故事,《思凡》讲的是小尼姑色空不耐拜佛念经的寂寞生涯,私自逃出尼庵。老师父教小石头的是《夜奔》,教小豆子的是《思凡》。

在人生和戏之间,选择人生;

《思凡》中有两句戏词:“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而小豆子每次唱到这两句时总会唱成“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这是导演在通过戏词表现出小豆子此时对自我性别的认知仍旧为男性。这两句词也成为贯穿全剧表现小豆子对自我性别认知的关键。

在蝶衣和菊仙之间,选择菊仙;

图片 5

被蝶衣救回来之后,看不起蝶衣为日本人唱戏的手段,没有选蝶衣,而是选菊仙;

之后又发生了一件事,将贯穿全片的主题引出来。

不唱戏被师傅教训,小楼心里是有戏的,因此菊仙维护自己的时候,打了菊仙;

小豆子随小赖子在逃跑时看了一出名角儿的《霸王别姬》,在看到戏台上的西楚霸王时小豆子悄悄流泪了,随之决心回到戏班,不知是看到西楚霸王想起了小石头,还是被这出戏所感染。

该救蝶衣的时候救蝶衣,愿意向袁四爷低头;

图片 6

该帮蝶衣戒烟的时候帮他戒烟;

回到戏班的小豆子被老师父往死里打,小赖子看不到自己成角儿的希望又害怕被打,陷入绝望进而自杀。

蝶衣被换角的时候,选择罢演,要和蝶衣一起;

图片 7

只是文革的时候,揭发蝶衣,也揭发了菊仙。

小赖子死后,老师父借讲《霸王别姬》这出戏讲了一个道理:“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

菊仙:小楼是第一,人生太平是第一,没有第二,没有其他

图片 8

菊仙的每一次选择都是段小楼,后来也包容了程蝶衣(蝶衣却从未接受)。

而最终促成小豆子对自我性别认知转变则是一出更为精彩的戏。

菊仙做的第一个选择,是在花满楼一众爷们的围攻中选择相信小楼,从楼上跳下来,被小楼接住;

小豆子想成角儿,可是总无法转变对自我性别的认知。在那爷面前又一次唱成了“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影响了整个戏班的活儿。作为戏班中的大师兄,小石头把小豆子拽到椅子上,狠心地将烟杆儿塞进小豆子的嘴中捣。这一行为也极具性暗示和强暴意味。

后来菊仙看了小楼的“霸王”戏,选择了小楼:从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